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士兵拆除德國和波蘭邊境上的障礙

  2010年8月5日,一座橋將波蘭(左側)和德國(右側)聯結在一起,尼斯河水從兩國間靜流過

  1970年12月7日,勃蘭特訪問波蘭,突然在華沙猶太人殉難者紀念碑前下跪

  插圖/張永文
  近期,日本安倍政府在歷史問題上的惡劣態度及挑釁舉動,不僅觸動了二戰中被日本侵害的國家的神經,也為全世界有良知的人所不齒。而不久前,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曾表示,在對待戰爭罪行等歷史問題上,德、日兩國的做法有著天壤之別:“當年聯邦德國前總理勃蘭特華沙一跪,為德國贏得了世界的諒解、尊重和信任……”
  德國和波蘭曾經是宿敵,德國甚至曾兩次瓜分吞併波蘭,而波蘭復國後,又從德國傳統領土上拿走了一部分……兩國間曾充滿仇恨。現在,兩國曆史已徹底翻開新的一頁。從德國和波蘭國境線的屢次變遷和最終“消失”,能看出兩國由仇恨走向和解的過程。這其中,德國人對歷史深刻的反省功不可沒,這更值得某個在歷史上曾窮兵黷武、給亞洲帶來深重災難的國家學習。現在,就讓我們走過這條邊境線……
  從不共戴天到親如一家
  據美國《新聞周刊》報道,每當同時提到德國和波蘭這兩個國家,很多人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閃擊、屠殺、瓜分等等。不是人們不想用一些褒義詞,實在是德國人在歷史上對波蘭人的欺凌太狠,以至於兩國之間的國境線,在歷史上甚至消失了很久——德國乾脆和其他國家瓜分了波蘭。
  二戰勝利後,根據《雅爾塔協定》,德國作為戰敗國,其東部一部分領土被劃歸波蘭,作為二戰時蘇聯侵占波蘭領土的補償。這條新的德國與波蘭邊界就是現在為人熟知的奧德—尼斯線,儘管冷戰時期屬於西方陣營的西德並不承認這條國境線,而且兩德統一過程中,西德和東德都對這條國境線頗有意見,但這條國境線最終還是保留了下來。
  如今,距二戰結束已近70年,距統一的德國最終承認這條邊境線也已過去了24個年頭,這條經歷風雨的國境線卻已經成了一個擺設。當年不共戴天的兩國,現在已經成了好鄰居、好伙伴,甚至是一家人:在德國與波蘭國境線兩側的城鎮,德國人與波蘭人混居,你到我這工作,我去你那居住。如果不是迥異的建築風格和截然不同的語言,還以為是同一個國家。
  一條國境線,從德國的侵略而消失,到二戰結束的重新確立,再到日後的頗有爭議,直到如今真的“消失”,這裡面實在有太多故事。
  1前世
  國境線如兒戲,說沒就沒
  波蘭一度被亡國,無國界可言
  中世紀時期,德意志城邦散佈在歐洲中部,並沒有形成統一的國家。相比之下,波蘭卻是當時的歐洲大國,它與立陶宛一度合併而成的波蘭-立陶宛聯邦是16-17世紀歐洲最強大的國家。因此,在波蘭的“黃金時代”,德國和波蘭並沒有嚴格意義的國境線。
  19世紀的歐洲,戰雲密佈,成了一個弱肉強食的戰場。當時的普魯士“鐵血宰相”俾斯麥,在統一了德意志城邦之後,把矛頭直指東邊已經變得孱弱的鄰居——波蘭。他曾在一封信中寫道:“我對波蘭人還是抱以同情的,但是如果我們還想繼續生存下去,除了消滅他們(波蘭人),別無他法。”
  隨著西邊的普魯士(德國的前身)和東邊的沙俄兩大強國的崛起,夾縫中的波蘭迅速走上了下坡路,甚至被周邊國家(主要是普魯士和沙俄,還有奧匈帝國)瓜分而在地圖上消失了123年,在這段時間里,當然沒有了所謂的德國與波蘭邊界。
  德國拆毀邊界,再侵波蘭
  一戰後,波蘭復國。按照《凡爾賽條約》,戰敗國德國所有的大部分西里西亞和但澤走廊割讓波蘭。新形成的國境線對波蘭有利,但它卻並沒有堅持太久。僅20年後,波蘭再次亡國——1939年,納粹德國閃擊波蘭,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並與蘇聯瓜分了波蘭。如果德國之前對波蘭還只是欺凌,那麼,在二戰中則稱得上屠殺:整個二戰期間,有600多萬波蘭人被屠殺,占當時波蘭總人口的20%,是二戰期間死亡比例最高的國家。本就是死敵的兩國,從此更加不共戴天。更具諷刺意義的是,德國入侵波蘭的一張照片成了二戰最著名的照片之一:德軍輕鬆地拆毀德國與波蘭邊界的哨卡欄桿,長驅直入進攻波蘭。
  1945年初,美國、蘇聯和英國在雅爾塔舉行會議,劃定戰後體系,並規定戰後將德國東部的部分領土劃歸波蘭,從地理位置上兩國以奧德河和尼斯河為界,因此被稱作奧德—尼斯線。這條線至今仍是德國與波蘭的邊境,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已經“消失”了的國境線。
  2波折
  國境線變不變,德波終達共識
  德國反思罪行,贏得波蘭好感
  二戰結束了,德國也被拆分了。但德國這頭曾經的戰爭猛獸還是受到周邊國家的忌憚。然而,德國(西德)的一系列舉動,卻贏得了整個歐洲,甚至全世界的認可和尊重。
  首先,西德第一任總理阿登納就確立了戰後德國的基本路線——“堅持與法國的和解與合作,積極推動歐洲一體化”,“做一個好的歐洲人”。其次,也是德國最受人尊重的一個舉動:1970年,時任西德總理勃蘭特訪問波蘭,跪倒在華沙猶太人殉難者紀念碑前。不僅勃蘭特,西德的很多領導人,如豪斯、阿登納、赫爾佐克、約翰內斯、科爾等都在不同的場合代表德國人民進行反思,表示道歉和懺悔。儘管西德人對戰後的德國與波蘭邊界並不承認(東德和波蘭同屬華約陣營,東德並沒有在官方場合對這條國境線表示不滿。實際上,在冷戰期間,這條國境線是東德和波蘭的國境線),但因為西德國家領導人以及西德民眾對二戰的反思,以及對波蘭人的誠摯道歉,波蘭人對德國人的反感漸漸變成好感。
  兩德統一,德波邊界不再變
  1970年,儘管西德政府同波蘭簽訂條約,承認了這條邊界擁有不可侵犯性,並承認其為“實際國界”,但仍拒絕承認其“最終性質”。當兩德統一被提上日程之後,該問題日趨尖銳化,兩德都堅持要改變德波邊界現狀。但是,最終統一後的德國終歸沒有把問題擴大,而是最終承認了這條國境線。1990年11月14日,德國和波蘭簽署了德波邊界條約,使得自二戰結束就懸而未決的邊界問題最終解決。
  3今生
  國境線如擺設,隨便往來
  德國與波蘭的國境線,經歷了歷次巨大變化,按理說,應該是一條被銘記、被重視的國境線,但這條國境線現在卻面臨著“消失”的尷尬處境——德國人與波蘭人頻繁往來,甚至互相雜居,一點也不把國境線當回事。
  這是為什麼?還是德國——是德國對歷史的反思贏得了波蘭人的好感,又是德國發起的歐洲一體化運動使歐盟成員國之間享有高度的流通自由,讓德國人和波蘭人可以自由往來。
  德國人又來了!來觀光、來購物
  時隔近75年,波蘭境內又出現了大批的德國人。但是,這次波蘭並不會拉響防空警報,而是張燈結彩地歡迎這些人——因為他們都是來旅游的賓客。
  德特勒夫·霍恩是一名德國房地產商,他每天最喜歡乾的事情就是開車帶著家人到國境線對面的波蘭城市什切青逛逛。“這是一片鄉村地帶,勞碌一天后,開車去什切青喝一杯咖啡是一件美妙的事。”與霍恩類似,國境線邊上的德國居民,都很樂於花時間去邊境對面的波蘭逛逛,畢竟開車就是幾分鐘的事情。
  霍恩和他的鄰居們,現在都生活在擁有波蘭名字的德國城鎮里,比如勒克尼茨、朋坤和策倫廷。他們每天都要穿越國境去波蘭轉悠——購物、看電影、下館子、看醫生……去波蘭,早已成為他們生活中的一部分。因為,在德國與波蘭國境線上的德國城市,消費和旅游方面都遠不是波蘭邊境城市什切青的對手,這座城市幾乎是離它最近的德國城市的八倍大。
  波蘭人去德國,在那生活真不錯
  不僅德國人喜歡往波蘭跑,波蘭人也開始喜歡往西走,很多波蘭人甚至像熱愛華沙一樣熱愛德國首都柏林。“就在什切青,很多當地人都跑去柏林了,”什切青大學歷史學教授達流什·霍耶茨基說,“他們中很多人再也沒回波蘭。”
  波蘭加入歐盟後,開始享受這個由德國最先發起的歐洲一體化的福利成果——越來越多得普通波蘭公民正加入他們的德國鄰居,他們成群結隊地穿過奧德—尼斯線,留在德國,在當地工作生活。國境線?似乎已沒有什麼意義了。
  比如,霍恩雖然依然留在德國做房地產生意,但波蘭客戶卻越來越多。“今天,和10年前已經完全不一樣了,”霍恩說,“就在波蘭加入申根區(即成員國之間取消邊境管制,國民可以自由跨境流動)後,來我這買房子的波蘭人驟長,波蘭人真的成了我的大主顧了。”2013年,霍恩賣了55套房子,其中15套是賣給波蘭人的,賣出的房子價格從4.8萬美元到20.6萬美元不等。
  而目前在德國城市朋坤任教的波蘭籍教授奧勒傑尼克也表示:“在波蘭一邊,有工作,但生活環境不怎麼樣,相比之下,德國生活環境非常棒,人們的環保意識很強,在德國生活是個不錯的選擇。還有很多波蘭人來德國是為了享受這兒豐厚的福利。”
  波蘭人來了,填補德國人的空白
  奧德—尼斯線西側的德國地區,是原東德區域,雖然經濟發展水平不低,但和西德比起來還是有差距。兩德統一之後,原東德的很多居民紛紛離開家鄉,前往西德謀生,這裡變得人員短缺。例如,2000年,即兩德統一10年之後,德國梅克倫堡前波莫瑞州(位於德國東北部,在奧德—尼斯邊境旁邊)四分之一居民離開了這裡,前往更富裕的德國西部尋求更富裕的生活。
  “德國人很擔心自己的未來,因為不僅是專家教授都離開,甚至連醫生也往西走了,”華沙公共事務研究所歐洲項目研究組組長阿格涅茨卡·拉達說,“而來到這地方的波蘭人,則有效地填補了當地人走後留下的人員空白。”
  事實上,2012年,有1萬名外國人移居梅克倫堡前波莫瑞州,其中波蘭人占了大頭:在部分地區,76%的外國移民來自波蘭。
  “我們這的波蘭居民讓這兒的社區更加富裕,”德國邊境城市策倫廷的一名德國牧師烏爾里克說,“而且還得感謝他們,正因為他們的到來我們才沒成為一座空城。而且,現在也有一些德國人與波蘭人結婚,這確實很有意思。”“這是一個人口流失嚴重的區域,而波蘭是我們最大的機會,”該州勒克尼茨市的市長梅斯特林說,“感謝波蘭人,我們的人口又開始增長。”在邊界線附近的很多德國城鎮,20%-30%的學生都是波蘭人。一家德國報紙曾刊文:“救命啊!波蘭人正在雇佣我們。”但實際上,當地的德國人很喜歡波蘭人,他們帶來了經濟效益、帶來了富裕的生活。
  邊界已被“無視”,德國人波蘭人成一家
  在波蘭加入歐盟後,德國與波蘭的國境線已不再進行管制。而隨著德國人與波蘭人頻繁而又友好的往來,這片區域實際上已經成了一片雜居區——不全是德國人,也不全是波蘭人,兩國之間的聯繫已經緊密到幾乎很少有國家界限。在德國一些邊境城市,已經開通了通往波蘭邊境城市的城際大巴。
  對於兩國國境線的被忽視,研究德波邊界問題的德國學者克裡斯特曼說:“這條邊界的物理意義實際上已經消失了,兩方國民的交融已經讓這片土地上的人們擁有了一個聯合的新身份。德國和波蘭的歷史也已經和往日截然不同,這才是這裡最顯著的發展。”
  而對於這條邊境線的變遷,以及德國人和波蘭人實際上已經親為一家的情況,波蘭前總統瓦文薩頗為感慨:“德國人和波蘭人已經在這條邊界上互相爭奪幾個世紀了,但現在,這條邊界已經真正成為德國和波蘭外交上的紐帶,我們和德國在歷史上也從沒像現在這樣好……今天,德國人再也不是我們的敵人,也不是我們的競爭對手,取而代之的是,今天我們與德國共屬同一個歐洲家庭”。
  本報記者 程垚 編譯
  (原標題:“消失”的國境線(圖))
創作者介紹

rg62rgfn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